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狼潮序曲
    寒冻草原一如往常银装素裹,似披上镶嵌颗颗宝石的银色皮袄妙龄少女,倘若这皮袄少一丝血腥,没有这一丝妖娆气的话,喜欢她的人一定会多很多的。

    “咳咳。”

    放下桌上的案卷,百里扶苏轻咳了一声,眼看着桌上燃烧的点点残火,百里扶苏有些愣然,脑海中不由浮现一女子的身影。

    那女子灵秀慧敏,却又活泼好动,如同少女的精灵游荡在大自然又似一弯清泉流淌在心间,渐渐的,女子的音容笑貌越发清晰,百里扶苏的嘴角也渐渐清晰。

    阿银,你来看我了吗?

    只是怎么了,阿银,你怎么哭了!百里扶苏越来越心急。却是百里扶苏心中的影子开始哭泣,而且哭的越来越凶,越来越狠越来越难止住。

    突然,少女的影子不哭了,却怎么变成一魁梧的汉子,那汉子似乎在轻轻的诉说着什么,渐渐的诉说开始变成了咆哮,慢慢的咆哮的力道开始弱了,似乎变成无力谩骂,最后转变成怨恨的诅咒。

    “逆子,你竟然放弃东方家族的联姻,就为了这么一个妖女,百里家族必定因你而完。”

    “咳咳,家族因我而亡,呵呵呵,家族因我而亡!”

    百里扶苏抬头望天,只见一轮明月高悬天空,带着一丝无法言喻的清冷和孤高。

    看着那渐远的月亮,百里扶苏越发的兴奋。

    快了,月亮快变圆了,只要得到寒霜雪狼的獠牙,就可以把那只蛊炼成,这样下去,我百里扶苏不仅不是家族的罪人,更是家族的英雄,是带临家族走向光荣的英雄。

    阿银,你看到了吗?看到了吗?我会是带领家族走向荣光的英雄。我会证明我是对的,是对的!

    却见百里扶苏的手中一只蜘蛛滑落。

    那只蜘蛛通体紫红,带着点点白色尸斑状,这些尸斑状图案模糊的构建出了一个人面图形。

    或许面对这和人面葬生蛊有几分相识的蛊虫很多蛊师会认不得,但只要看到这只蛊虫的形态和那只蛊虫身上不可消除的强烈怨念,就没有人不不知道这只蛊虫是什么了,即便是猜都可以猜出。

    却见百里扶苏病态帮到快速将蛊虫拾起,口中不停的说着阿银对不起,阿银对不起的话语。即便是来百里部落里参加杀狼大会的外人,也决计不会认为这个百里扶苏会是白天那个鞠躬尽瘁的百里族长。

    …………

    “嗖嗖,唰!”

    却见一头雪狼一分为二,断了的食道甚至飞出一颗眼珠,只剩下一白衣少年轻轻吹动变冷的刀锋上,从刀锋飘落的血啊,在向下飘落的过程中渐渐晶体化,就像是大自然为了诠释无情而精心雕琢的无上瑰宝。

    看着难得的美景从空中飘落,渐渐隐没与雪地直至被冰霜覆盖,少年的心也渐渐变冷。

    烟花灿烂,只开一瞬,精彩美丽,绝无永恒!

    呵呵!

    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只有不断的变强,才有能力在未来的某刻抵抗自身毁灭的瞬间。

    我,东方朔,绝对绝对不要变成他人眼中那一瞬灿烂的烟花。

    “走吧!该回去了。”

    看着前方沉默的少年,和后方眼睛带着血丝的少女,薛鸢强忍着不适提议道。

    这种情况,薛鸢这两天见到了许多,被冰雪掩盖的血迹,破碎的衣角,等等等等,甚至于自己都有一次在踩踏雪地的时候踩到一块冰冻的血腥头骨。

    那是人的头骨!有着几道牙印的人的头骨。

    或许东方朔说的是对的,选择就意味着承载。选择来这里杀狼,就要做好进入狼肚中的觉悟。至少他们是幸运的,比起那些面对命运无能为力的人来说,他们简直太幸运了。至少他们曾经拥有选择的权利。

    薛鸢不懂,不懂东方朔说这话时双眼流入出的悲哀的眼神。

    为何悲哀,难道少年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吗?

    哎,轻叹一口气,少女甩了甩毡帽上的雪花,精神振奋了起来。

    远处就可以看到百里部落了,这下安全了。

    看了眼即将到达的百里部落。东方朔的内心渐渐的激动了起来,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担忧。

    这里竟然都已经可以看到百兽王级别的野兽,说明狼潮渐渐变大了,很有可能这几天就会出现大规模的狼潮,比几年前的时间无疑早了很多。难道这次的狼潮会很大吗?

    说真的,到这里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接触兽潮,东方朔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失落。

    大型兽潮吗?万事都不止一面,也许大型兽潮的背后还有着不为人所知的另一面。

    就这般思考着,东方朔陷入了沉默,眼神却渐渐由狂热变回清明,直至完全理性。

    而且,像东方轻情那样的人到现在都还没来百里部落参加杀狼大会,是知道什么了吗?

    还有,东方慧她和她的父亲竟然像什么都不知道就来了的模样。

    这里面绝对有猫腻,这次的狼潮一定不会简单,不只是凶猛程度。

    到底有什么东西被我忽略掉了?

    “回部落了!”却听百里清灵兴奋的呼唤到。原来,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到了。

    看着着瑰丽的冰雕大门,东方朔突然感到分外的压抑。到底,到底是什么被我忽略了!

    看着寂寥的天空,东方朔突然想快点增强自身的实力。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想到处走走!”

    随意的话语,透露出无法无法动摇的决心。

    薛鸢看了看少年俊朗的面庞,心里出现莫名的酸楚,或许我已经成了他的累赘了,心里想了又想,取出两只蛊虫递给东方朔。

    “雾雀蛊,还有风声蛊。小心一点。收获我会尽快卖掉的,你早点回来!”

    百里清灵静静的看着这两人的对话,狠狠的握了握拳头。

    好恨,好恨没用的自己!或许,没有自己的话,薛鸢已经和东方朔去雪原深处了吧!哎!想了想忙碌的父亲和大哥,又想了想至今无所事事的自己,百里清灵似乎决定了什么。

    …………

    寒霜雪原,川龙江岸,独臂少年望着远处滚滚流逝的江水,眼神渐渐空洞。

    感受着空窍内渐渐汹涌的墨绿真元,看着这晶莹剔透的晶壁空窍,一转巅峰。

    青铜舍利蛊果然不错,直接免去我数月之功。要知道即便是甲等资质没有三个月的时间也是很难将空窍从石壁温养成晶壁的,即便将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温养空窍也就要两个月,如果炼化元石温养空窍的话也要一个半月,加上酒虫的话便可以缩短到一个月。而炼化元石其实和资质没多大关系,所有东方朔一边温养空窍,一边练习蛊虫,也要两个月才能到一转巅峰。没想到这世上尽然有青铜舍利蛊这样的蛊虫,可以没有副作用的直接让人进阶一级。

    是时候了!狼潮越来越大,早升二转就越能掌握主动。

    雾雀蛊

    却见数十种雾雀纷飞离去,透过它们的双眼,东方朔紧紧的注视着四周的环境。

    四周无人,远处只有几只觅食的雪狼。东方朔随即爬上到一颗粗壮的雪槐树上,点燃魂香蛊,盘膝而坐,心神完全沉溺进空窍。

    只见滔天的墨绿真元疯狂的冲刷着空窍晶壁,五成九分,五成八分,五成六分,五成二分。晶壁也渐渐出行裂痕,一条,三条,七条,渐渐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即便在空窍自身散发的弥蒙光彩中渐渐愈合却也赶不上裂痕的出现速度,照这样下去,晶壁迟早要碎裂。一段时间后,却见空窍晶壁周遭布满密密麻麻的裂缝仿佛一推就碎,然而这一刻墨绿真元却没有了,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其他人身上,只有赶紧炼化元石汲取真元,趁空窍裂痕还未完全愈合继续冲击,而东方朔却嘴角轻轻撅起,心念一动,乞丐蝶,却见乞丐蝶光芒一闪,身上开始出现漏洞,而一股墨绿真元迅速涌出向晶壁冲去。

    卡擦擦……

    却见原本用尽了真元多没有冲塌的晶壁被毁坏的不成样子,无数的晶壁碎片掉落下了,溅起一朵朵浪花,直至在元海中化作晶莹的白点缓缓消散。这一刻,晶壁再次被光壁取代。

    这便是二转初阶吗?也没什么不同的吗!也就是比起一转初阶来光壁耀眼一点吗!

    同时,一缕浅红色的真元在元海生成,掺杂在空窍底部墨绿元海之中。

    嗖!嗖!风刃蛊

    却见一道风刃在雪槐树上留下一道近两寸清晰的痕迹,另一道却直接将一根树枝斩断。

    威力提升了近两倍,东方朔默默的计算到。这样的话,三道风刃组成的疾风之刃就可以破防百兽王了。手机用户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