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美人沐浴
    第三章美人沐浴

    将近一个月的修养,李树亿也好的差不多了,要出院了,还真的怀念这里,最好是天天都待着这里,这样可以天天跟孙菲菲近距离的相处。

    回到阔别将近一个多月的家,看着自己家的两间小楼房,仍是那么的亲切。虽说李树亿家不富裕,生活也是勉强过得去,但是有两间小楼房住算不错了,这都是靠父母承包村里的桃山挣的钱。而父母现在仍得在田里干活给李树亿挣老婆本,李树亿想到父母这么辛苦,而自己都已经高中毕业(由于家里不富裕,再加上李树亿成绩也不是很突出,所以他自己决定不给家里添加负担了,毕业就不读了,直接找工作。在那样的小山村里,高中学历算是高了,找份工作是不难的。快半年了,都没有去找工作,觉得真是太不孝了。所以决定过几天到镇上去看看,有什么招工的,先找个工作再说。

    第二天,李树亿就把自己的想法跟父母说了,父亲孙一天觉得儿子的想法是好的,说:“阿亿,你也高中毕业快半年了,是该找个工作了,但是你现在刚出院,身子还不是很好,过几天再说吧?”

    母亲杜芳也附和道:“阿亿,你爸说的对,过几天再去镇上找吧,哦,对了,你王姐的娘家在镇里开了个百货店,要不你去问问她,店里是否招员工?”

    李树亿说:“嗯,待会我上王姐家去看看。”

    杜芳继续道:“你王姐也说了,你出院回来要你上她家去。”

    王姐是我家的邻居,住在我家不远,也就三十米的距离。王姐叫王仪琳,今年三十岁了,但是风韵尤存。不过不行的是她是个寡妇,有一个女儿6岁。嫁到我们茶乡村已经7年了,也可以说从小看着李树亿长大,而且两家的来往也比较的频繁。不幸的是,在两年前,王姐的丈夫在后山干活的时候,不幸被一块石头绊倒,从山上滚了下来,后脑正好砸在石头上,颅内大出血,送到医院已经抢救无效了。就这样王姐这两年来一个人带着孩子挺不容易的,所以村里对她很是照顾,李树亿家那是更不用说了。

    从家里出来直接上王姐家,她家跟李树亿家差不多也是两间小楼房,现在只剩下他们母女俩住,的确有点冷清。

    走进她家院子,见楼下的门半掩着,李树亿就直接走了进去。他一向都是自己进去的,因为在他的眼里真的把王姐当成自己的亲姐姐一样。看了一下里面没有人,里屋的门关着,当李树亿正想叫王姐的时候,他听到从里屋传来水声。李树亿马上走到门前,把耳朵贴着门上聆听,是的水声是从里面传来的,好像是有人在里面洗澡。这让李树亿一阵兴奋,因为这里除了王姐没有人会在里面洗澡了。

    李树亿忙在门上找缝,看是否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个在门右上角的小洞,大概有缝麻袋的大头针那么大。李树亿迫不及待凑上去,想看里面的风景。用眼通过小洞往里看,里面的场面真的让李树亿血脉贲张,下面的小兄弟马上坚挺起来,顶起一顶帐篷,甚是“雄伟”只见王姐全身赤裸着,两只雪白的大奶子摇晃着,坐在一个很大的洗脚盆内,一只手抓着自己的奶子,而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下体,口中还不时的发生撩人心弦的呻吟声。李树亿知道王姐在做什么,毕竟自己是高中毕业,也学过一些性知识,也看过那方面的书,而且自己从小对这种东西很感兴趣。王姐是在自慰,也难怪,丈夫已经死了两年了,而自己正值三十岁如狼似虎的年龄,肯定寂寞难耐,需要男人的慰藉,而在村里又不好找男人,所以只能靠自慰来发泄心中的寂寞。

    看的李树亿直咽口水,不知觉中,李树亿的左手放在自己的裤裆上,摩擦着自己的小兄弟,一种舒麻的感觉涌上心头。王姐她1米67的个子,在我们村算是高了,皮肤白皙,长发垂肩,瓜子脸,柳叶眉,丹凤眼,胸部高耸,长着一对鼓鼓的大乳房,一走道上下晃动。俩手一掐就能掐过来的小腰,最搀人的就是她的大屁股,太性感了,只要不是阳萎的男人看见她,没有一个不想跟她上床的。而李树亿也不列外,真有股冲动,想冲进去,跟王姐发生关系。

    王姐现在正沉淫在自慰给带来的快感中,完全没有感受到外界发生的事情,而正好有一个外表老实,内心淫荡的小子正在观看她表演中国的r片。只见王姐用手摩擦着自己的下体,指尖的力量越来越强,她不时变换着各种方式,先这样抚弄一下,再那样揉搓一下;先用一种节奏,然后再换成另一种节奏。终于,她感到一股电流通过她的胸部、喉咙和脸孔。女人全身肌肉都拉紧了起来,即将濒临爆发的边缘。

    这时,她只轻轻地在那潮湿又肿胀的下体上一碰,立刻就到了她想要的境界。王姐静静地迎接高潮来临,她的大腿和性器痉挛着,最初是急促又短暂的震颤,然后,颤动的幅度逐渐变长。她终于感到全身放松,一切都过去了。

    高潮过后,王姐像是全身都麻痹了似地躺坐在洗脚盘里。过了好几分钟,她才站起身来,重新系上浴袍的腰带。

    李树亿见王姐洗好了,要出来了,忙把放在裤子里的手拿出来,但是就在这一瞬间,里屋的门开了。王姐打开门就看到人,吓了一跳“啊!”

    的一声叫了起来。当看清是李树亿的时候,红着脸说:“树亿,你怎么在这里?而且你还靠在门边?”

    李树亿也很尴尬,脑子有点短路,支支唔唔不知道说什么好。王姐看到李树亿的一只手还放在他的裤子里,她很快就明白李树亿刚才在做什么了,毕竟王姐是过来人,这种事情比李树亿了解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