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凿壁偷光
    晨光逐渐上升,地下室的囚室大门突然被打开,接着大门便出现一位男子,这位男子单身一人在囚室门前静走着,只见他挺起胸膛,一步步往室内走去。

    “呜呜……呜呜呜呜……”突然一阵哭得凄凉的泣声自囚室尾处传来。

    囚室尾部的方向,突传阵阵呜咽低泣的哭声,听起来又像似孤魂野鬼哭泣般的沉吟,刹那间令人听得心思尽碎。

    走到囚室最尾部的间隔之际,这名男子也终于抬起头来,仔细望去,忽地看见间隔里面的架上只剩下一具毫无皮肉的尸骨,而蹲在架旁的女子,双眸尽湿、头发凌乱的倒在地上,整个悲惨的情景如同一个人间地狱似的。然而这男子居然一动不动的站在囚室外,透过石壁一盏暗淡无光的蜡烛火,火光微微射入了灰蒙蒙的淡光,这光照向侧着面的面孔,那表情竟是如此的邪恶!

    泣声突然停顿,过了半晌,困于室内的女子又抽泣地痛哭。

    “哈哈!为何小妹还要对一个死了的人而痛哭呢?”这男子乃是阴奸小人,他奸笑语声一出,唯独龙定义才有如此般的毒心。

    “呜呜……师父……呜……呜……”语声刚落,湿透了的眼睛突然张大,呜呜声般的泣声更响了。

    俗语有云: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此刻的天龙派大弟子──龙定义终于头一次毫不保留地露出他的真面目,暗淡的蜡烛火光一直朝向他的脸上,照得他一双不可一世的眼神,他一副令人恶心的尊容,现今亦彻头彻尾变成了另一种陌生的模样,这一切映入小宣的眼中简直像是个恶梦,从昨日半昏半迷在客栈醒过来,却被这位定义哥哥亲手生硬硬污辱的那一刹那开始,她的生命就像注定要活在他的魔掌之下,无论她如何挣扎去逃避现实,也是于事无补!

    此情此景,她心下不禁黯然的思忖一番,她自己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定义哥哥竟是一个卑鄙无耻的汉子,整个感觉就像被他的魔掌压下似的,无法呼吸,但她却不能不得正面去面对这个似曾相识的恶魔!

    “是你!这件衣裳是你命令我穿的!是你偷偷将银光粉洒入袖内!是你存心要嫁祸于我!”小宣登时彻悟这一切就是眼前这位所谓正人君子的所作所为,一时沉不住气便睁大了一双泛红的眼睛,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扑到门框前抓住粗硬的框枝,神情狰狞,放声喝道:“你有胆就快放我出来!我一定会替师父她报仇的!放我出来啊!”

    龙定义忽闻,神情似是愣了愣,一瞬间居然拍手笑道:“好一个玄门派的弟子!只不过现在你察觉了也未免太迟了!皆因你那位老不死的无能师父已命丧黄泉,相信现在已喝了孟婆汤投胎去了!哈哈哈!”

    “你快住嘴!”小宣咬了咬牙,狠狠地推了推门框上的框枝,张大眼睛道:“你若再出言侮辱玄门派的名声,休想从我口中得知那册名单的下落!即使打死我也不会给你说出来的!”

    “呸!臭胚子!事到如今你还能有什么条件可以和我讨价还价的!若然小妹不把名单的所藏地说出来,那毒害师父一事即将会经我口中传于整个武林各派的耳边,到时候摆在小妹面前的就是一条永不翻身的不归路!反之,假若你肯乖乖将所藏地说出来的话,那大哥说不定会考虑放过你,给你一条重生的生路!”龙定义赫然动容,不等她回答,接着道:“小妹不妨试想一下,你现在才不过是个二十未到的少女,而且还长得如此娇美,正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难道你真的甘心就此败毁你的一生?”

    小宣惊闻,她脸色也变了,自方才一脸狰狞绷着的面孔,转瞬间竟变得沉静无声。

    小宣黯然半晌发呆地瞧着他,心里是又惊又疑,然而芳体深处的心念颤栗转过,立刻又一愣,眼潭底下不禁打滚着的泪珠纷纷落下,一双湿眸更是不由得眨呀眨的,心下默默忖到她这一副五官娇美的容貌完全是辜罔苍天的恩赐,殊不知就是这个受宠的恩赐才让她铸成了一个永远水洗不清、毕生冤案难翻的大祸!

    小宣终于再次倒了下去,神情已是呆住了,她似乎目睑不眨,眼角噙泪,粉唇发颤,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如此的结果?我……我不能……不能……”

    “考虑得如何?”龙定义突然敛去笑容,往困于囚室内的小宣一瞪,同时带着恐吓威逼的语调,接着又道:“再不说的话,就别怪作大哥的不对你留情,你毒杀同门师父一事立即就会公诸于世!”

    小宣凝住着他,纤手猛颤,摇头沉道:“小妹……不能……真的不能……”

    “臭胚子!别有敬酒不喝,偏要喝罚酒!再不说出所藏地点,大哥也不再对你留情了!快说!我没有多余的闲情与你纠缠下去了!”

    小宣也沉下了脸,眼眶泛泪,泣声诉说:“小……小妹真的不知道……何况方才师父她未曾说出口便毒发身亡了。”

    “他妈的!竟敢在我面前耍架子!你这种三岁小孩子都不相信的谎话又有谁会相信?”

    龙定义刹时摆出一招平地镇马,喝声中又往前扑去,五指手掌一张,旋即使出一式魔掌擒拿的吸星大法。瞬息之间,小宣几乎来不及回神,便被室外传进来的吸星大法连人带身紧紧地吸住。

    “啊……”小宣被室外伸进来的手掌紧紧掐住香脖,以致她面色立变,旋即嘶声喊道:“你……你放开我!放开我呀!”

    “敬酒不喝偏要喝罚酒!这就是不听从本大爷的下场……”话犹未了,龙定义眼神一亮,接着一张如同鹰爪擒兔般的手掌顿时加紧了力度,依他一股惊人的力气,从他手臂上急浮起来的青筋来看,他彷佛是要致这位手无寸铁的女子于死地一样。

    “我透不过气……不……不能呼……吸……放……放手……”面临着窒息情况的小宣只有垂死挣扎,双手乏力的推向框枝,一双红筋全露的双瞳盯着咫尺的男子,失声答说:“那册名单……就在……埋藏在紫竹……竹山庄里……”

    龙定义突听框枝前传下一阵挣扎语声,居然还能以眉目含笑,仰头大笑道:“早说就不必受皮肉之苦了!你说你是不是个贱骨头!哈哈哈!”

    “呜啊!咳咳咳!咳……”语声一落,手掌上的气力也跟随松懈下来,而即时得到缓息的小宣也接着轰趴一声,迅速往地上倒落,只见她全身乏力的倒在黑暗中,咽喉不断地咳起嗽来,一张凄凉的娇脸,五官鼻眼尽是泪涕,整个人就像是经受崩溃失措的小羔羊一般,整个神情比死还要难受。

    龙定义想了想,便垂眼瞥了地上的小宣一下,笑着接道:“小妹可以放心,大哥我做人做事都是言必行的!之前说过一辈子会照顾你就不会失信于你!只不过名单一事也实在不能再延迟下去了,大哥现在就命令你立即跟随我一同上路!将来一旦时机成熟之时,便是你我成亲的大好日子了!哈哈哈!”

    小宣咳得脸色红涨,抹了抹脸颊两旁的泪痕,蓦地沉吟问道:“我……我那两位师妹现今身在何方?你方才究竟带了她俩去了哪儿?”

    小宣话未说完,龙定义自方才一副不动声色的模样,瞧也不多瞧她一眼,毫无怜悯之色的他此刻竟然发出一声冷笑,边说边转身离去。

    “待会大哥会命令下人好好安置你上马车。还有若然小妹想自寻断见的话,莫说大哥没警告你一声,这儿周围会有人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的。”龙定义依然嚣张地走开,他头也不回的往地下牢房的大门走去,突又含笑接道:“至于你那两位师妹们,她俩现今尚在人间,但是你如今仿如泥菩萨过江,自身也难保了,不如先顾定自己才去担忧她们的安危吧!”

    “我严重警告你千万别对她们动起色心!若……若果她们俩有丝毫损伤,少了一根毛发的话,本女子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不会放过你的!你……你到底有听到我说么?”

    怒吼一声回旋至整个牢房四顾,龙定义明明是听见她的猛叫,但他依旧佯作不知,继续哈哈大笑的往大门离去。

    “臭胚子竟敢要和本大爷斗?那就要看本大爷待会的心情才行了!哗哗哈哈哈!”

    小宣瞧得娥眉紧蹙,耳垂两旁似乎还隐约听见他一阵含笑的笑声,他的笑声听起来依然如此的阴气森森,言语当中还似乎具有特别的含意似的,这下也让她陷入了一个莫大的悬疑里头,她想着想着,不觉慌了。

    在这个时刻,可能是出自姊妹情切的关系下,此刻小宣彻底情急,一呼地迅速往前扑去,双手连连推起框枝,奈何却得不到任何一丝回应,但她还是凝住螓首死死地盯着那具渐渐模糊的背影,喉咙也几乎要喊到沙哑,直至整个囚室牢房的声音空洞变回一片平静,而那种令她恨之入骨的笑声也最终消失而去为止。

    这边厢,那度千万吨重的铜铁牢门即将被关上之际,龙定义一面笑得开怀,一面发出一声发自他内心世界的思忖:『刘锐!你就好好的等着瞧吧!不久将来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地了,你求神拜佛也要长命百岁呀,不然就白白浪费了我特地为你安排的闹剧!』